广西、黑龙江、江苏等地陆续更新专利奖政策

广西、黑龙江、江苏等地陆续更新专利奖政策

这个夏天,各地专利奖评选政策不断更新。6月2日,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评选的首届广西专利奖开始申报,最高奖励50万元;7月19日,《黑龙江省专利奖奖励办法》出台,由省政府设立专利奖;8月初,江苏省专利发明人奖和江苏省专利项目奖合并升格为江苏专利奖,从省级部门奖励提升到由省政府奖励;近日,福建大幅提高省级专利奖奖金标准,最高可达100万元……至此,全国已有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了省级专利奖。

以奖项展导向、从“钱景”到前景,广西、黑龙江、江苏等地陆续更新专利奖政策!

各地专利奖政策的密集落地并非新现象。在过去两三年间,十余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新设立专利奖,或将原有的专利奖转型升级。2019年3月1日,辽宁省专利奖设立,该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薛军介绍,这是全国范围内第9个以省级政府名义开展省专利奖评选的省份。时隔两年多,这一数字已翻了一倍多,目前全国已有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由省级政府直接设立专利奖,各地对专利奖的重视可见一斑。

设立专利奖,将给创新主体带来什么?

少则数万元,多至百万元,各地专利奖最高等级奖金数字各异。记者在统计各地专利奖评选办法时发现,各地专利奖最高等级,无论名为“特等奖”“一等奖”还是“特别奖”“金奖”,奖金大多在30万元至50万元区间;多数省份为每年或每两年评选一次,部分省份为3年至5年评选一次,各地年均最高等级奖项项目平均约10项;部分知识产权强省总奖励金额极高,如广东省专利奖每年评选最多20项金奖、每项奖金30万元;福建省专利奖每年评出1项特等奖、奖金100万元;河南省专利奖每两年评选不超过2项特等奖、每项奖金最高100万元……各地都不吝“本钱”,以高额度奖金激励高价值专利创造。

事实上,和多数获奖专利带来的收益比起来,百万元重奖不过是九牛一毛。以去年最新评选出的2019年度浙江省专利金奖为例,14项金奖总计获奖金70万元,而相关专利产品(技术)实施已实现销售额716.34亿元、新增利润120.34亿元;长江大学今年4月获首届湖北专利金奖的“一种用于页岩气开发钻井的油基钻井液”专利,为专利权人赢得20万元奖金,而获奖时应用该专利的产品已累计节约工程成本高达12.3亿元,创造直接产值超过3亿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所有省级政府设立的专利奖,都把效益指标明确纳入评奖标准。有些地区更是将这一指标具体量化。如《四川省专利实施与产业化激励办法》规定,四川专利奖特等奖需满足“专利已实施成功并实现产业化,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申报项目单位实施专利取得直接经济效益的年税利额达5000万元以上”的条件。四川省知识产权服务促进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设定这一“硬条件”将有效激励创新主体推进专利技术的转化运用。

正如数据所展示的,高额奖金与其说是对获奖创新主体的奖励,毋宁说是对全社会创新风气的激励。创新主体并不是把获奖当做重要收入来源,而是将其视作一种荣耀、是专业人士对其创新成就的认可和嘉许。纵观各地专利奖评选办法,记者注意到,在金钱激励之外,许多省份更加注重荣誉激励,加强对专利奖的宣传报道,营造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追求高质量专利的氛围。如新疆明确,自治区专利奖特等奖由自治区主席签署并颁发证书和奖金。

四川每年在四川卫视黄金时段播出“创新者之夜——四川专利奖颁奖特别节目”,获奖者的风采可以通过电视让全国观众收看到;黑龙江等多地则明确规定,专利权人可以在其获奖项目产品上标注奖项名称及获奖时间。“这对于提高品牌影响力、促进相关产品销售收入快速增长具有直接作用。”黑龙江省知识产权局局长王伟群认为,让创新主体得到尊重和褒奖,能够激发创新创业热情,催生更多更好的专利成果。

评选专利奖,将给全社会带来什么?

近年来,各地不断优化评选办法,纷纷探索建设符合本地特点的评价体系,以更加科学的评判标准评选出更能造福社会的专利,进一步发挥专利奖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风向标”作用。知识产权体制机制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的上海,设市知识产权创新奖创造、保护、运用三个奖项分类表彰;多年蝉联专利拥有量冠军的广东,紧跟中国专利奖发展,于2019年增设广东专利银奖;天津等多地对专利质量、效益、保护等设立公开明确评分细则。从各地获奖名单中可见,东北老工业基地辽宁,去年评选出的首届50项省专利奖全部为发明专利,其中5项一等奖全部为重工业先进技术;制造业强省湖南,2020年度湖南专利奖8项一等奖均为填补行业空白的制造业专利;高校数量在全国名列前茅的山东和湖北,高校在专利奖评选中表现优异,山东省专利奖首个特别奖花落山东理工大学,首届湖北专利奖20项金奖中有12项为高校或科研院所创造……这些都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

在较难直观衡量的社会价值上,各地也表现出明显倾向性。8月4日公示的广东专利金奖拟授奖项目、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的“新型冠状病毒ORF1ab基因核酸检测试剂盒”发明专利,正是一件经济价值不算惊人,但社会价值巨大的专利。从开始研发到产业化实施不到一年,应用该专利的产品就成功使当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由最快3小时出结果缩短至约半小时,为广东疫情防控做出了重大贡献。该专利发明人还因及时准确提供技术支援被评为广州市抗疫先进个人。去年年底申报奖项时,该专利刚刚获权半年多,与同期参评的已实施多年、产生巨大经济价值的专利相比,这件“年轻”专利还没来得及创造丰厚财富,但它对人民生命健康带来的福祉,使之足以跻身广东年度专利最高奖之列。这让我们不禁思考评选专利奖的目的:在对过往予以肯定嘉奖的同时,该怎样对未来启发引导?

专利的研发往往经年累月,从申请到获权需要长时间严格审查,从实施到获取稳定收益也需时间的考验。获得专利奖,往往反映的是创新主体此前若干年的成就,而非对其发展趋势的预判。不着眼更高经济和社会效益,不建立完善的专利布局,一件获奖专利带来的荣光终将被社会发展甩在后面。梳理各地专利奖获奖名单,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再依赖于某一次获奖的横空出世,而是更注重奖项赋予其的社会责任与发展使命。首获广东省专利奖的达安基因就在获奖专利基础上提交了3件专利申请,涵盖相关交叉技术和上下游技术,在今年广东疫情暴发期间再立新功;越来越多创新主体像华为、中兴通讯一样“连庄”获奖,坚持在某一领域冲在创新前沿,从填补细分领域小空白一步步解决“卡脖子”大瓶颈;中国中车等大型国企和格力等民营企业,其分布在各地的分支机构在不同领域、不同地区夺魁,让更多人认识“中国造”……这些手捧重奖、头顶光环的名字,究竟只是盛名与重赏之下的昙花一现,还是会在荣耀过后续写辉煌的真正栋梁?我们还需期待。或许,今天各地专利奖获奖名单上的一个个名字,将在未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改变人类生活的史册上,留下一个个坚实的足迹。

返回
上一篇: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商标撞车存隐患 下一篇:永和豆浆与永和大王之间商标纷争